您在這裡

呼籲政府不再興建焚化廠 推動真正的零廢棄

日期: 
2016/10/20 (週四)



【環保團體聯合新聞稿】

呼籲政府不再興建焚化廠 推動真正的零廢棄

國際知名環境醫學專家、暨三十餘國際環團,支持我環團主張,
質疑新政府推動循環經濟是假?

今日(10月20日),看守台灣協會等數個環保團體夥同國際知名環境醫學專家彼得·歐瑞斯(Peter Orris)召開記者會指出,環保署於今年6月提出的「建構綠能永續新世代垃圾處理計畫」,以「永續、綠能」的漂亮口號,暗渡焚化政策,違背不再興建焚化廠的政治承諾,要在澎湖興建焚化廠,加深我國垃圾處理對焚化的依賴,若然零廢棄目標將更遙不可及,同時也違背蔡英文總統所指示的、常常掛在嘴邊的循環經濟理念。與會團體要求環保署重新檢討該計畫,推動真正的零廢棄。

2016102001.jpg

國際知名環境醫學專家呼籲 新政府應努力擺脫垃圾焚化

為扭轉環保署施政的偏差,看守台灣協會等團體於近日透過網路發起「我們要真正的零廢棄、循環經濟」連署,呼籲立院凍結環署預算,以要求政府推動真正的零廢棄,此主張於短短時日獲得了國內近八百名各界人士及約四十個團體的連署,同時獲得國外約三十個關心廢棄物議題的團體與學者專家支持,包括近日來台參加世界醫師大會的美國伊利諾州大學職業與環境醫學教授彼得·歐瑞斯(Peter Orris),他是世界衛生組織、泛美衛生組織、無害醫療組織的顧問,是一重量級的環境醫學專家,對於戴奧辛等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健康影響有深入研究。他在百忙之中抽空參與記者會,代表眾多國際環保團體呼籲台灣政府,應透過良好規劃的減量、分類、回收措施,努力擺脫對垃圾焚化的依賴;不應為了少數團體的工程利益,把納稅人的辛苦錢投入焚化廠的興建之中。他更指出,焚化爐恐排放更多有害毒物,包括國際上所關心的POPs(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如戴奧辛)、汞等重金屬,對環境與人類健康的影響不容漠視;同時他也呼籲醫院減少使用含汞及PVC塑膠的醫衛器材。

垃圾焚化是永續、綠能、零廢棄、循環經濟???

看守台灣協會理事長劉志堅說,這個正由國發會審查的計畫,分6年編列110億元經費,要延續及新建垃圾焚化爐,包括:其中65.5億元用來補助十四座大型垃圾焚化廠進行延役;及有10.13億元的經費,要在澎湖興建一座中型焚化廠(日處理量達100噸);以及將以1.2億元經費,改善老舊且營運績效甚差(或無法運轉)的彰化縣和美小型焚化廠,此真是匪夷所思。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進一步指出,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曾正面回應民間不要焚化爐、要零垃圾的呼聲,於2003年12月核定「垃圾處理方案之檢討與展望」,確立零廢棄政策之目標,宣示不再興建焚化廠,並要逐年提高垃圾回收率,預定2020年時要達到75%垃圾回收率,既已營運焚化廠則預定2012年開始除役,並於2026年全部除役完畢。十幾年下來,垃圾回收量逐年提高,垃圾產生量也未繼續攀升;若不計事業廢棄物,全國24座焚化廠的餘裕量高達44%;若不是因為環保署允許一般事業廢棄物進入這些生活垃圾焚化廠燃燒,這些焚化廠早可除役三成以上了。今日,新政府不僅未評估生活垃圾及一般事業廢棄物減量回收潛力與趨勢,以規劃應優先除役之焚化廠,反而貿然編列大筆經費,要補助地方政府進行焚化廠延役工程,更違背政策理念,要在焚化爐餘裕量還這麼大的情況下,繼續花錢興建焚化廠。

力行減量分類回收 澎湖不必興建焚化廠

來自澎湖的海洋公民基金會翁珍聖執行長指出,民進黨執政的澎湖縣政府,因為垃圾轉運至高雄的焚化處理成本大漲,自去年起即積極向中央爭取興建焚化廠;但是垃圾轉運處理成本提高,正是澎湖力行垃圾減量、分類、回收的契機:這些以觀光為主、面積小、人口少的離島縣市,垃圾成份單純,大多可以回收,只要能好好進行宣導教育,呼籲在地居民與觀光客好好減量分類回收,同時設置方便民眾分類回收的機制與設施,遊說商家不用一次性的產品與包裝,即可減輕垃圾轉運處理費用,更有助於維護當地乾淨環境品質。而且,若垃圾能夠逐年減量,這些轉運費用也會逐年降低;但多興建一座焚化廠,會抑制縣市政府力行垃圾減量回收再利用的動機,且每年必須找一定的垃圾量與經費,供養焚化廠及其操作人力,而且還有令人頭疼的有害飛灰與底渣要處理,長期而言不見得比較省。

乾淨的觀光與農業縣市是全國資產 要好好保護

台東環境保護聯盟廖秋娥老師表示,離島、花東、南投、雲林等以觀光及農業為主的縣市,其乾淨的環境品質是台灣全國資產,是人民健康基石;這些地方不應依循台灣西部主要縣市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大量廢棄的經濟發展模式,如此將造成龐大污染,而毫無一塊淨土可仰賴。要維護這些因為天險屏障而無工業發展的寶貴地區,短期應藉由轉運、中長期應藉由垃圾減量分類回收達到零廢棄;而補助離島與花蓮、南投、新竹縣等無焚化爐縣市的垃圾轉運經費,可搭配逐年垃圾減量與回收目標,逐年減少額度,但焚化廠絕不能是選項。

雲林林內鄉公所秘書蔡汀霖補充說,這兩年來,環保署反而頻頻要求雲林、台東,啟用選址不當、環評不實、未尊重當地民意、程序不正義、同時涉及官商勾結的焚化廠;又配合澎湖編列焚化廠興建經費,渾然忘了零廢棄政策目標。他要求,為避免強化對焚化爐的依賴,維護台東與雲林這兩個觀光與農業重鎮的寶貴環境,並讓人民記取過去錯誤施政的教訓,環保署應聲明不支持林內與台東焚化廠的啟用,要求其永遠停擺轉作他途。

焚化底渣與飛灰問題大 不能再「延役」下去

台南社區大學吳仁邦研究員指出,焚化爐其實是很昂貴的垃圾處理方法,但許多縣市政府向民眾收取的垃圾費不僅沒有完全反映成本,而且有些成本還被他們外部化,結果卻要全國人民與環境一起付出代價!比如說,任由未經熟化、未完全篩分、重金屬種類繁多且容易溶出、 沒人要的低品質底渣,透過再利用機構到處亂丟,毀了許多農田魚塭;把底渣的再利用,當作金錢輸送的管道(政府年約需花15-20億元),養活地方邪惡政治勢力;利用再利用機構,切割應當負起的責任!再者,這些收受將近四成一般事業廢棄物的焚化廠,所產生的底渣與有害飛灰,竟然都被環保署定位為等同於生活垃圾的「一般廢棄物」,出問題時只罰1200-6000元!當環保團體要求將底渣與飛灰公告為事業廢棄物時,環保署與許多環保局都反對!有這樣帶頭使壞的環保主管機關,怎能巴望我們的環境保護工作會作得好?怎能有效制止環保犯罪?因此如果焚化廠延役,這些問題也繼續延役下去,將會使這場環境大災難更加惡化!


  • 新聞稿共同聲明團體:看守台灣協會、台南社區大學、海洋公民基金會、台東環境保護聯盟、雲林林內鄉公所

彼得.歐瑞斯於本記者會中之演講中譯

我很榮幸受邀在此討論這個議題,它不僅在台灣而且在全世界都非常重要。全世界處理垃圾的方式,似乎假設地球是無限大的,人類也具有無限的能力,把垃圾處理掉。事實上,我們只有一個小小的地球,我們製造的垃圾正趨近它的極限。

我來自美國芝加哥的伊利諾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我在當地公立醫院擔任一般內科醫師三十五年,直到晚近才開始關注環境問題。我們有一座焚化爐,用來處理醫療廢棄物。從我們的觀點來看,它很好,能把具傳染性的物質變成看似無害的灰色片狀物。但是後來,環保團體告訴我們:「你們善於照顧病人,但同時卻毒害了社區環境。」

於是,我們開始進行調查。首先我們看到乾淨的廠房和高聳的煙囪,看來似乎很好。但是後來我們瞭解到,焚化爐其實是把一個毒性廢棄物流,變成三個毒性廢棄物流,因為垃圾焚化後會產生底渣、飛灰與有毒廢氣,這些比原先的醫療廢棄物更難處理。此外,病人向我們抱怨戴奧辛,令我們擔憂,因為戴奧辛只要極低劑量就會造成問題。我們也瞭解,焚化爐將許多含氯塑膠變成戴奧辛,因此從健康角度而言,反而增加了必須處理物質的毒性。

我們知道,以焚化爐處理生活垃圾,懸浮微粒會明顯增加。因為煙囪很高,這些懸浮微粒並未見於當地社區,而是飄到遠方,因而不會使人聯想到焚化爐。戴奧辛、砷和重金屬等致癌物和神經毒素,會從煙囪釋出,另外還有鈹、鎘、鉻、鉛,很重要的是還有汞。令我驚訝的是,人們早就熟知這些科學知識。其實,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知道,不管是從焚化爐頂端、中層或底部釋出的毒性物質,都出現在焚化爐附近勞工的尿液和血液。儘管自這些早期研究完成以來,科技已經大幅進步,但是今年幾個月前一份針對中國焚化爐的研究,仍然得出相同結果。早期和新的研究也都指出,這些化學物質也已進入焚化爐附近的居民身體之中。

雖然很難從暴露程度辨認究竟誰受到什麼健康影響,但可以確定的是,上述化學物質有毒,而且這些物質沒有什麼安全劑量可言,再低都不安全。我們知道,它們和癌症、生育能力有關,當然也和呼吸問題有關。造成呼吸問題的還有燒煤的火力發電廠,它所產生的毒性物質和焚化爐有很多雷同,但是焚化爐產生較多的戴奧辛,因為城市廢棄物中含氯塑膠較多。我們很難釐清戴奧辛造成的影響,因為它主要經由食物傳播。戴奧辛由煙囪排放,進入食物鏈,然後影響人體。

在1990年代,美國環保署(EPA)決定生活垃圾焚化爐和醫療廢棄物焚化爐必須加強監控。因此,焚化爐的成本增加,使得處理醫療廢棄物(抱歉,這是我身為醫師主要關切的問題)的其他選項相對較不昂貴。便宜又有效率,向來是焚化爐支持者的主張之一,但其實其他選項比它便宜。所以,當時美國幾乎所有醫院都關閉焚化爐。過去十年間,美國已經沒有任何一家醫院擁有焚化爐,只剩一些集中使用的焚化爐。至於生活垃圾焚化爐,因為環保團體的努力,以及對於相關科學知識的瞭解,垃圾焚化爐的使用已不再增加。

我很樂意支持看守台灣的主張,強調零廢棄,廢棄物減量、回收和再利用,並且使產品生產者負起從搖籃到搖籃的責任,而非僅從搖籃到墳墓;如此我們才能循環利用同樣的資源。幾年前,我曾接受模里西斯(Mauritius)社區團體的邀請,參與反焚化爐抗爭。理由是一樣的,為什麼要在天堂一般的島嶼上建造焚化爐呢?它並不會改善島上的生態系統。所以模里西斯的居民全面動員,終於說服政府放棄興建,而我很榮幸是當時受邀出席的專家。因此,這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必須以長遠的眼光來改變目前的廢棄物處理方式。身為醫師,我出於健康的觀點,強調不要再只追求簡單的解決方式,況且這個方式已經證實沒有效率。至於台灣的法律和政府作為,我只在此停留三天,沒有權利評論,我只能從全球的角度說明。


  • 彼得·歐瑞斯(Peter Orris),醫學博士、公衛碩士、伊利諾大學醫學院暨醫學中心(University of Illinois Hospital & Health Sciences Systems)公共衛生學院環境與職業衛生科學教授,一直勤於職業醫學的臨床與教學實務。他是美國內科醫師學會會員(FACP)、美國職業與環境醫學會會員(FACOEM)。他在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和拉什大學(Rush University)醫學院的預防和內科醫學方面保有教授席。他曾在芝加哥的庫克郡醫院(Cook County (Stroger) Hospital)執業與教學長達35年,並有15年以上的時間擔任科學研究與倫理審查委員會(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主席及幾屆的祕書長。歐瑞斯博士曾以專家身份,為發生在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勞工賠償案及其他環境暴露案作證。他是無害醫療組織(Health Care Without Harm)資深顧問,並曾與世界衛生組織就減緩氣候變遷與降低對化石燃料依賴等方面的計畫進行合作。他曾代表衛生領域的組織,參與三個國際公約(關於消除有機氯化物與汞等毒性化學物質的毒害)的協商談判。歐瑞斯博士在職業與環境醫學領域著作等身,曾編輯與撰寫許多文章、書籍與政府報告。
  • 原文聽寫:張嘉育;中譯:黃晶晶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