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反對環署開放電子廢棄物進口之理由

作者:黃煥彰/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 副教授/看守台灣協會 理事

環保署近期將提出有害事業廢棄物認定標準修正草案,最大變革在把原為有害事業廢棄物的廢電線電纜、廢電壓器、光碟片等12項混合五金廢料,放寬認定為一般事業廢棄物。環保署官員指出,放寬認定標準後,這12項混合五金廢料就能合法進口,擴大國內再生業者料源;因為國內資源再生業者的技術相當先進,卻苦於缺乏回收料源,不少業者乾脆出走到大陸,新標準上路後,將有助國內再生產業發展。

不過,環保署不應只站在產業利益上考量,也必須嚴正面對下列問題。

首先,美、日等國的電子廢棄物處理技術也非常先進,為甚麼要讓發展中國家來處理?美國每年約有50%~80%的電子垃圾被出口到以中國為主的亞洲國家,而日本每年廢棄的100萬台家用電腦中,以正規管道回收煉製率不到10%,絕大部分都輸往發展中國家。因為美、日等國研究發現,雖然電子廢棄物處理技術非常先進,但考慮其外部成本,如儲放空間、空氣、河川與土壤污染等成本,還不如把這些電子廢棄物送到發展中國家處理更划算。美、日的人力與土地成本高,另外電子廢棄物的拆解是種高危險行業,工人的工資、保險和福利都會上昇,一旦出現工安事故,企業很可能血本無歸。

其次,電子廢棄物開放是否應進行政策環評?回顧2002年,業者曾向經濟部工業局及環保署提出建議,目前處理技術及污染防制設備皆已提昇,處理過程並不會造成環境污染。因此,要求政府重新開放部分規格混合五金廢料,即不含油脂廢電線電纜進口,以維生計。當時環保署廢管處回應,國內產業所需銅原料,尚不需仰賴進口廢電線電纜作為料源。此外,混合五金廢料規格多達五十八種,此例一開,其他規格廢五金者如要求比照辦理,要求開放進口,將後患無窮。因此在未就環境與產業之影響作細部評估並提出配套措施之前,環保署不會考慮開放進口。現在環保署要一次開放多項混合五金廢料進口,對外部成本如儲放空間、垃圾掩埋場、空氣、河川與土壤污染等,是否有作細部評估與配套措施?這樣的政策難道不需政策環評?

再者,此舉有違巴塞爾公約的核心精神:巴塞爾公約是一控制有害廢棄物越境轉移的國際公約。該公約重點在於減少有害廢棄物的產生,並避免跨國運送時造成的環境污染,並提倡就地處理有害廢棄物,妥善管理有害廢棄物之跨國運送,防止跨國間的非法運送行為,並提升有害廢棄物處理技術,促進無害環境管理之國際共識。也就是說,其核心精神在於提防世界各國「出口公害」,『就地處理』,而我國環保署卻只著眼於產業利益,修法要「進口公害」。

其四,電子廢棄物掩埋場在那裡?龐大體積的電子廢棄物需先拆解;來獲得其中最有價值的晶片、銅、銀、金等,而其他含有毒金屬的廢棄物往往被任意傾倒在鄰近地區,通常就在農田或甚至飲用水源的周遭。環保署政策竟然選擇犧牲全民乾淨的土地、河川與空氣品質,來換取少數財團的利益。回收1噸電子廢棄物約可提煉出300克黃金、1公斤銀、150克銅。但經拆解大量電子垃圾何去何從? 環保署沈世宏署長告訴人民,台灣每年有380萬到700萬立方公尺不適合燃燒的廢棄物、爐渣、營建剩餘物,須進行最終處置,但國內公營及民營掩埋場大概三至四年就會達飽和。台灣面對龐大的電子垃圾其妥善掩埋場在那裡?

最後,電子廢棄物的毒物將暗渡陳倉:電路板、電子零件等之電子廢棄物含有許多有毒污染物質,比如應用於電鍍的氰化金鉀,重金屬如鈹、汞、六價鉻、鎘、鉛、鋇,聚氯乙烯等塑料的相關污染物(塑化劑與重金屬類安定劑等)與溴化阻燃劑等。以鉛為例,鉛被使用在印刷線路板的焊料中,另外鉛的氧化物則被使用在陰極射線管中。即使非常少量,鉛的洩露仍然會導致兒童的智力損傷,還會傷害成人的神經、血液與生殖系統疾病。印刷線路板中的另一要素是溴化阻燃劑(85%的電子廢物,包含溴化阻燃劑),為一種環境賀爾蒙,孕婦體內如果溴化阻燃劑含量偏高,會影響到嬰兒的學習、記憶能力與動作的協調能力,另外溴化阻燃劑還會影響甲狀腺與荷爾蒙分泌系統,在拆解過程中的一些粉塵顆粒物也會對工人的健康帶來不良影響。

二仁溪下游流域,從50年代末開始,即有許多居民以露天燃燒廢電線、電纜,再以酸冼來回收銅為生,漸漸的回收種類增加,舉凡電器廢料、IC板、電話交換機,都成為料源。舉例來說,進口8噸的電話交換機廢料大約值48萬元,可提煉出100兩的鈀,一天一個工作組可獲利30萬元。但為了萃取重量百分比不到0.1%的鈀,每月一個工作組要處理2,400噸的廢料,然而焚化後不但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廢酸則深深的污染了二仁溪,所遺下大量的灰燼、爐渣、廢棄物一車車往二仁溪倒。白天像個髒亂的大垃圾場,夜晚則黑煙裊裊。

面對這歷史的悲歌,政府各部會用於二仁溪下游流域的污染清除費用前後已超過30億,然至今尚未清除完畢。除了多處污染區尚待整治,二仁溪的底泥污染也完全沒有被清除,這個教訓告訴台灣人,少數人的財富,不應以犧牲乾淨的空氣、土地與河川來換取。同時錯誤的決策不但違反世代正義,還會對後代子孫留下『痛土悲歌』。

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